欢迎光临河南莲发宝肥业有限公司官方网站,公司集科研开发、生产销售、推广服务、示范基地、物流为一体的大型股份制企业

全国咨询热线

0394-4328808

一颗有机“绿番茄”的高身价之谜

发布时间:2019-12-31浏览次数:
  在杭州大厦的有机蔬菜专柜,小番茄的价格是每斤17.5元,而市场里的普通小番茄只卖每斤4元。 

  如次高差价下的有机蔬菜,现在却备受推崇。它到底有什么培育玄机? 

  大家熟知的口径是,有机蔬菜不用农药,不用化肥,不用激素。 

  那么,一棵有机蔬菜,是如何长大的,难道仅仅是回到天然那么简单吗? 

  又有哪些部门、机构在监督它的这个“纯自然、无毒害”的成长过程呢? 

  昨天,记者走进杭州余杭一家有机蔬菜培育基地,由于时报早先揭秘了激素番茄的培育过程,那么,我们还是以一颗番茄为例,为市民揭秘一颗有机番茄的成长史。 

  今天的这颗番茄名叫:绿宝石。“颜色青绿,成熟后晶莹剔透,像颗绿宝石,市面上极少见。” 

  调查: 

  一颗有机绿番茄如何长大 

  对土壤、水、空气要求苛刻 

  余杭秀山美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,坐落于余杭农业开发区,这里出产的番茄、玉米、黄瓜、茄子,都拿到了有机认证。番茄“绿宝石”就是其中的俏品种。 

  周边环境安静而清新,深呼吸,有股青草的香气。这里离公路5公里,离城市、工厂就更远,“必须保证空气未受污染。”公司副总经理黄勇说。 

  有机蔬菜对环境要求很苛刻,“它们喝自来水,跟我们一样。”黄勇笑着说,如果是大量灌溉,就从附近运河里抽水。当然,运河水也要经过认证机构的检测。 

  土壤选择更严格。这里原是成片的农耕地,自然少不了用化肥农药,2002年,公司禁用化肥农药,经过3年转换期,等农药残留代谢完全,500亩土地才通过有机认证。 

  给它的“床”铺“电热毯” 

  众所周知,有机农产品必须跟化肥、农药、激素绝缘。但生长肯定要遭虫害,绿番茄怎么去虫呢? 

  技术员崔伟民面色黝黑,他说,种子首先要好,“绿宝石”种子来自上海农科院,天生抵抗力好,抗病性强。 

  2月,绿宝石种子被播到有好多孔的穴盘里,一个孔一粒种子。长出苗后,移种到盆中。 

  苗再大一点,小崔把它们请入“豪华别墅”——学名“联栋大棚”,面积比普通大棚大几倍,有屋顶,这是为了更好地控制温度、湿度。 

  天太冷,为催促种子发芽,小崔给它的“床”铺上“电热毯”——将有温度的铁丝埋进土里。寒冬腊月,地温保持在12℃以上。 

  这温度很有讲究,太高,蛋白质变性,小苗马上死翘翘;太低,小苗变成小老头,再也长不大。 

  猪粪、鸡粪高温发酵 

  迎接绿番茄苗的入住,和迎接一个新生儿一样隆重、细致。 

  一个大棚里三垄地,每垄地上施上厚厚的猪粪、鸡粪,这些有机肥都是经过高温发酵,目的是灭菌。 

  有机肥均匀撒下地后,接着翻地,然后闲几天,好象一个人吃完饭,得消化一下。让有机肥均匀融入泥土。 

  把蜜蜂请进大棚传花授粉 

  3月,绿番茄苗已有零星花朵,花很密很小很多,靠工人摘雄花碰雌花授粉,简直是大工程,用植物激素绝不允许。 

  怎么办,小崔神秘地说:“得请专家出马。” 

  小崔在大棚里放上了两箱子蜜蜂,传花授粉的差使就交给了它们。 

  接下去,果子“出生”,最怕虫子。虫子多是外来的,所以大棚里装上纱窗——防虫网。 

  又湿又热的环境是虫子最爱,所以,要让绿番茄健康成长,特别要注意控制湿度。这和养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一样,不能太热了,又不能太潮了,否则就要生病。 

  只用生物方法防治害虫 

  这些方法都用上了,还长虫怎么办?小崔说,绝不会束手无策。 

  蚜虫对黄色特别敏感,大棚里会装上黄色的粘胶板,虫一凑上来,就被粘上。 

  还有黑光灯,飞蛾扑火,掉进灯下水桶中,淹死了。 

  再就是诱捕器。瓶子里放上性诱剂,虫子飞来后,只进不出。 

  5月份,绿番茄就长大了。果子真的是晶莹可人,记者咬了一口,甜味很足,汁水很多,口味不像蔬菜更像水果。 

  成本: 

  有机蔬菜贵两到三倍,是合理的 

  有机蔬菜价格是普通蔬菜近10倍 

  有机生产的成本,要比普通生产高,这点大家知道。但到底高在哪里?到底高了多少?杭州市场上的有机蔬菜的高价,是暴利吗? 

  庆春路的世纪华联超市,有机毛毛菜13.08元每斤,而普通毛毛菜只卖1.48元;普通黄瓜0.99元每斤,有机黄瓜要9.58元;有机小番茄单价13.63元,普通的只要4.18元。 

  有机毛毛菜,价格几乎是普通蔬菜的10倍。 

  而杭州大厦的有机蔬菜,价格还要高。有机小番茄,要每斤17.5元,相当于每颗5毛钱,比高档水果都贵。 

  定价一年四季不变 

  秀山美地的绿番茄定价每斤10元,园内其他有机蔬菜如水果黄瓜、可以生吃的水果、玉米,定价都是每斤10元。 

  这几样特色蔬菜,都是上海市农科院、浙江省农科院研发的新产品。种子价格比普通黄瓜、玉米要贵上一倍甚至几倍。 

  “绿番茄种了4亩地,亩产2000斤,主要供给采摘游的客人,还有少量被单位预订,用做礼品。”黄勇说。 

  也有卖到超市的,如有机青菜、有机萝卜,而定价一年四季不变,即使市场上的青菜只卖两三毛一斤,有机青菜也是一个价:每斤3元。 

  最多贵三倍再高就是离谱了 

  浙江省农科院土肥所副所长薛智勇,是国家注册的资深有机产品检查员,他对有机农产品的生产过程,了如指掌。 

  “国外的有机农产品种植成本,一般是普通农产品的150%-200%,也有一些对生产环境要求特别苛刻的,定价会是普通的三倍左右。”他认为,杭州市场上的有机蔬菜,定价明显偏高。 

  他说,有机农产品主要贵在有机肥上;还有,产量比用化肥的低30%左右;另外,生产过程人工成本高,认证费用也是额外增加的,“但所有这些全算上去,贵个两倍,已是满打满算了,再高就是离谱了。” 

  深问: 

  有机蔬菜认证,更多靠道德监督 

  农业部门不监管有机蔬菜 

  有机农产品安全、可靠,稍微贵一点,消费者也能接受。但是,国内的有机农产品认证,值得大家信赖吗? 

  和国外一样,浙江的有机蔬菜已经实行认证制。基本上,认证交给企业化运作的认证公司。农业等部门对有机蔬菜企业其实是不监管的。 

  国内有机蔬菜认证由企业运作 

  有机蔬菜认证体系,交给企业化运作的认证公司。 

  认证企业由国家质检总局的认监委监管。每年,认证监委会派出专家组,驻扎在认证机构,跟着认证人员,去企业现场检查;清查认证机构的文件,从中发现漏洞。每年,都有一些认证机构被“停牌”或取消资格。 

  认证机构每年会对有机产品生产企业,进行突击检查,还要负责年审。认证企业自身不能做检测,农残、激素等的检测,要交给专业检测机构。 

  这样,检测机构和有机企业、认证机构,可以互相监督。想要一鼻孔出气,相对较难。 

  企业有机蔬菜的数量,要经过核查。多少斤就发多少量的国家标识。不是有机方式生产的农产品,不能擅自贴标识。今年用不完的标识,要上报,会在明年的总量里扣除。 

  “有机农产品检查员”有利益诱惑 

  这种监督机制,却暴露了问题。 

  薛智勇参加了国内有机产品认证标准的审定,“国内标准是参照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的,内容差不多,但在体制上中国比较特殊。” 

  国外设立“有机农产品检查员”,有独立资质,不挂靠任何企业、机构,他们凭着法定程序、行业标准来判定有机产品是否合格。然后,对结论负责。 

  国内的检查员是由认证公司管理的,认证公司完全是企业化运作。有时,公司为了争抢客户,可能对质量细节睁只眼闭只眼,给钱就放行。特别是一些小企业,往往不惜牺牲公众的利益。 

  认证制度本身有天然漏洞 

  认证制度本身也存在天然的漏洞。如农药残留超标,很容易检测;但植物激素超标,还没有仪器可以精确检测。 

  有机农产品,对生产过程有严格要求,对仓储、运输、包装过程也有严格要求。例如仓库的清洗、消毒,必须使用规定的清洁剂;运输器具,也须用规定物品,但这些,检查员往往是不管的。 

  “说到底,还得落实到检查员的专业程度、责任心上。”薛智勇说,目前杭州乃至国内的有机蔬菜监管,靠的不是制度,而在一定意义上是靠道德监管。
0394-4328808